明升国际

明升国际

2018年02月10日 15:36

他们两王先增加了五十年功力又增加了三倍速度然后练功速度再提升三倍眼下更兼一柄足足能提升一倍实力的神兵利器这俩人要是还回不去那也就从此不必回去了!

里面内厅的一桌确实有人想要和少爷说说话皇帝陛下也曾经提过想要见见你还有太师府的李悠然李公子他说若是少爷有时间他想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君莫邪实在很怕见到他他怕自己在见到这个老东西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刀将这位皇帝陛下割了脑袋那事情可就彻底热闹大条了

来到大厅才看到四处已经挤满了人君老爷子和君无意高居上首管清寒一身盛装站在两人面前管东流高兴地笑着站在自己女儿身后贺客们自发的排成了几排石长笑等人居于最前列宋伤这个司仪也已经准备妥当天玄强者当司仪这个规格实在是很不小啊敢情已经是万事俱备就只差君大少姗姗来迟了

见到君莫邪来到宋伤松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卷布帛似乎是宣读圣旨一般在面前展开提气大声念道今日良辰吉日宾客齐聚君府无上荣光!

尤其是四大至尊和天香国主的到来更是令我君家蓬荜生辉承蒙君老大人所托在下宋伤今日勉力为此司仪之位见少识没倘若有不到之处全是宋伤一人之事尚请各位贵宾谅解。

皇帝陛下乍听这段话脸色终于不免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微微含笑连眼神也没有半分波动含笑向众人致意似乎没有听明白这里面蕴含的意思竟是从容自若。

这里并没有说‘原君家之妇’而是直接说的‘管家之女’从这一句话里便可看出管清寒以前的身份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成为记忆!

洋洋洒洒的一大篇说下来终于说到了正题在宋伤的指挥下管清寒盈盈向前附身跪下三叩九拜站起身来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然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君家之义女管清寒之前身份有所尴尬凡从今日起以前种种皆已随风湮灭任何人不得提起君家特意在此发出声明若是有人在今后的日子里胆敢出言冒犯君家必视之为生死大仇誓将倾尽全力不死不休!

面对京城各大世家面对皇室面对大陆上各个玄气世家甚至面对四大至尊面对如云高手宋伤悍然念出了君莫邪这铁血宣言!

天玄强者好几位地玄强者无数君老爷子父子皆是神玄高层次更有一代至尊鹰搏空坐镇还有君莫邪那位神秘的师傅威慑一切更与天罚森林有了联系而且各大世家也不无交好之意连狂风剑神风卷云也态度明朗向着君家

管清寒带着泪笑了轻轻地嗯了一声突然满脸通红心中却又霎时间酸涩起来一时间百味杂陈竟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明明心中欢喜幸福眼泪却又悄悄地流了出来永别了那噩梦一般的日子!

君家这一次拿出的酒正是那次天价拍卖的极品美酒每一桌都准备了十几坛足够畅饮而有余了还未开宴浓醇的酒香已经让人食指大动

来人身长玉立面貌英俊表情温文尔雅眼光温和亲切一举手一投足都露出洒脱悠然的意境正是京城第一才子太师府第一公子也是李家现在就已经确定的接班人李悠然!

聊聊也好就满足你这一个心愿吧反正在今天这个场合和你聊天虽然未必多有意义总比在这陪许多无聊人做无聊事要有聊一些!

君莫邪一路带着李悠然两人穿越走廊绕了几绕来到花园凉亭之中在这等初冬时节来到花园凉亭相聚长谈想必这在天香国又或者整个天下也是头一桩的怪事了!

李悠然游目四顾啧啧称奇道三少这里果然是人杰地灵纵观整个天香帝都严冬已至落叶残枝一片萧条但君家这花园竟然是如此的葱葱绿绿春华无尽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呀这却非是存心恭维而是悠然心底之语。

李悠然却未实时落座背负双手背对君莫邪出神地看着四周一片绿色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君莫邪在我记忆之中这应该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如此的正式谈话吧!

他们两王先增加了五十年功力又增加了三倍速度然后练功速度再提升三倍眼下更兼一柄足足能提升一倍实力的神兵利器这俩人要是还回不去那也就从此不必回去了!

里面内厅的一桌确实有人想要和少爷说说话皇帝陛下也曾经提过想要见见你还有太师府的李悠然李公子他说若是少爷有时间他想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君莫邪实在很怕见到他他怕自己在见到这个老东西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刀将这位皇帝陛下割了脑袋那事情可就彻底热闹大条了

来到大厅才看到四处已经挤满了人君老爷子和君无意高居上首管清寒一身盛装站在两人面前管东流高兴地笑着站在自己女儿身后贺客们自发的排成了几排石长笑等人居于最前列宋伤这个司仪也已经准备妥当天玄强者当司仪这个规格实在是很不小啊敢情已经是万事俱备就只差君大少姗姗来迟了

见到君莫邪来到宋伤松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卷布帛似乎是宣读圣旨一般在面前展开提气大声念道今日良辰吉日宾客齐聚君府无上荣光!

尤其是四大至尊和天香国主的到来更是令我君家蓬荜生辉承蒙君老大人所托在下宋伤今日勉力为此司仪之位见少识没倘若有不到之处全是宋伤一人之事尚请各位贵宾谅解。

皇帝陛下乍听这段话脸色终于不免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微微含笑连眼神也没有半分波动含笑向众人致意似乎没有听明白这里面蕴含的意思竟是从容自若。

这里并没有说‘原君家之妇’而是直接说的‘管家之女’从这一句话里便可看出管清寒以前的身份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成为记忆!

洋洋洒洒的一大篇说下来终于说到了正题在宋伤的指挥下管清寒盈盈向前附身跪下三叩九拜站起身来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然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君家之义女管清寒之前身份有所尴尬凡从今日起以前种种皆已随风湮灭任何人不得提起君家特意在此发出声明若是有人在今后的日子里胆敢出言冒犯君家必视之为生死大仇誓将倾尽全力不死不休!

面对京城各大世家面对皇室面对大陆上各个玄气世家甚至面对四大至尊面对如云高手宋伤悍然念出了君莫邪这铁血宣言!

天玄强者好几位地玄强者无数君老爷子父子皆是神玄高层次更有一代至尊鹰搏空坐镇还有君莫邪那位神秘的师傅威慑一切更与天罚森林有了联系而且各大世家也不无交好之意连狂风剑神风卷云也态度明朗向着君家

管清寒带着泪笑了轻轻地嗯了一声突然满脸通红心中却又霎时间酸涩起来一时间百味杂陈竟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明明心中欢喜幸福眼泪却又悄悄地流了出来永别了那噩梦一般的日子!

君家这一次拿出的酒正是那次天价拍卖的极品美酒每一桌都准备了十几坛足够畅饮而有余了还未开宴浓醇的酒香已经让人食指大动

来人身长玉立面貌英俊表情温文尔雅眼光温和亲切一举手一投足都露出洒脱悠然的意境正是京城第一才子太师府第一公子也是李家现在就已经确定的接班人李悠然!

聊聊也好就满足你这一个心愿吧反正在今天这个场合和你聊天虽然未必多有意义总比在这陪许多无聊人做无聊事要有聊一些!

君莫邪一路带着李悠然两人穿越走廊绕了几绕来到花园凉亭之中在这等初冬时节来到花园凉亭相聚长谈想必这在天香国又或者整个天下也是头一桩的怪事了!

李悠然游目四顾啧啧称奇道三少这里果然是人杰地灵纵观整个天香帝都严冬已至落叶残枝一片萧条但君家这花园竟然是如此的葱葱绿绿春华无尽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呀这却非是存心恭维而是悠然心底之语。

李悠然却未实时落座背负双手背对君莫邪出神地看着四周一片绿色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君莫邪在我记忆之中这应该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如此的正式谈话吧!

他们两王先增加了五十年功力又增加了三倍速度然后练功速度再提升三倍眼下更兼一柄足足能提升一倍实力的神兵利器这俩人要是还回不去那也就从此不必回去了!

里面内厅的一桌确实有人想要和少爷说说话皇帝陛下也曾经提过想要见见你还有太师府的李悠然李公子他说若是少爷有时间他想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君莫邪实在很怕见到他他怕自己在见到这个老东西的时候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一刀将这位皇帝陛下割了脑袋那事情可就彻底热闹大条了

来到大厅才看到四处已经挤满了人君老爷子和君无意高居上首管清寒一身盛装站在两人面前管东流高兴地笑着站在自己女儿身后贺客们自发的排成了几排石长笑等人居于最前列宋伤这个司仪也已经准备妥当天玄强者当司仪这个规格实在是很不小啊敢情已经是万事俱备就只差君大少姗姗来迟了

见到君莫邪来到宋伤松了一口气从怀中取出一卷布帛似乎是宣读圣旨一般在面前展开提气大声念道今日良辰吉日宾客齐聚君府无上荣光!

尤其是四大至尊和天香国主的到来更是令我君家蓬荜生辉承蒙君老大人所托在下宋伤今日勉力为此司仪之位见少识没倘若有不到之处全是宋伤一人之事尚请各位贵宾谅解。

皇帝陛下乍听这段话脸色终于不免微微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微微含笑连眼神也没有半分波动含笑向众人致意似乎没有听明白这里面蕴含的意思竟是从容自若。

这里并没有说‘原君家之妇’而是直接说的‘管家之女’从这一句话里便可看出管清寒以前的身份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的烟消云散成为记忆!

洋洋洒洒的一大篇说下来终于说到了正题在宋伤的指挥下管清寒盈盈向前附身跪下三叩九拜站起身来时已经是泪流满面。

然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君家之义女管清寒之前身份有所尴尬凡从今日起以前种种皆已随风湮灭任何人不得提起君家特意在此发出声明若是有人在今后的日子里胆敢出言冒犯君家必视之为生死大仇誓将倾尽全力不死不休!

面对京城各大世家面对皇室面对大陆上各个玄气世家甚至面对四大至尊面对如云高手宋伤悍然念出了君莫邪这铁血宣言!

天玄强者好几位地玄强者无数君老爷子父子皆是神玄高层次更有一代至尊鹰搏空坐镇还有君莫邪那位神秘的师傅威慑一切更与天罚森林有了联系而且各大世家也不无交好之意连狂风剑神风卷云也态度明朗向着君家

管清寒带着泪笑了轻轻地嗯了一声突然满脸通红心中却又霎时间酸涩起来一时间百味杂陈竟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明明心中欢喜幸福眼泪却又悄悄地流了出来永别了那噩梦一般的日子!

君家这一次拿出的酒正是那次天价拍卖的极品美酒每一桌都准备了十几坛足够畅饮而有余了还未开宴浓醇的酒香已经让人食指大动

来人身长玉立面貌英俊表情温文尔雅眼光温和亲切一举手一投足都露出洒脱悠然的意境正是京城第一才子太师府第一公子也是李家现在就已经确定的接班人李悠然!

聊聊也好就满足你这一个心愿吧反正在今天这个场合和你聊天虽然未必多有意义总比在这陪许多无聊人做无聊事要有聊一些!

君莫邪一路带着李悠然两人穿越走廊绕了几绕来到花园凉亭之中在这等初冬时节来到花园凉亭相聚长谈想必这在天香国又或者整个天下也是头一桩的怪事了!

李悠然游目四顾啧啧称奇道三少这里果然是人杰地灵纵观整个天香帝都严冬已至落叶残枝一片萧条但君家这花园竟然是如此的葱葱绿绿春华无尽真是令人心旷神怡呀这却非是存心恭维而是悠然心底之语。

李悠然却未实时落座背负双手背对君莫邪出神地看着四周一片绿色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道君莫邪在我记忆之中这应该是我们两个第一次如此的正式谈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