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

申博

2018年02月10日 15:36

而后前者的几道拳头就如重石一般接踵而至全都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游天鸿的胸前让其身子顿时间倒飞出数十米的距离。

说着游天鸿直接后边猛撑了一下地面而后身子暴掠而起这一刻他似乎是将全身的力气都积聚在了他的拳头之上而后就出其不意的朝着黄隆的面门迅疾打了过去。

面对着游天鸿这突然而来的举动那黄隆顿时间也是微微有些意外但他好歹也是混迹了江湖好些年对于这些小把戏似乎完全不放在眼里而后只见他身子微微一侧便是很从容地将游天鸿的铁拳给躲了过去。

游天鸿的铁拳顺着他侧身后的面门滑过但刚过去两只手就轰然间搭在了游天鸿的身体上一只手死死地拽住游天鸿的打出的那只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了游天鸿的腰间。

而后伴随着一道巨力本来全身的爆发点都是集中在了拳头上的游天鸿整个身子陡然间像是被某股力量脱了起来而后他的身子就直接在那股巨力之下被猛猛地砸向了地面。

然而砸向地面的瞬间那黄隆似乎对游天鸿这种有些耍赖般的举动相当气愤旋即一脚直接踢中游天鸿的胸口当即游天鸿的身子就是向后擦出了一道数十米的痕迹。

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痛游天鸿此时都是有种要昏厥的迹象但他奋力地咬着嘴唇奋力地保持着大脑的清醒甚至其唇角都是被他咬出了丝丝血迹他也是毫无察觉。

现在我就履行我的承诺废了你的一只手黄隆恶狠狠地说完而后游天鸿有心无力地看见黄隆直接提起了他的右脚就要朝着游天鸿的右手猛地踩去。

本来时打算废掉游天鸿一只手再慢慢取得宝物但是就在黄隆提起脚的刹那一道让其都是骤然间变色的声音陡然间传荡而来而后一道身影便是如鬼魅一般轰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双手猛地探出让得黄隆骤然间也是不敢直接招惹而身子猛然大退。

听见突如其来的动静本来都是准备好受虐了的游天鸿陡然间便是一阵惊喜而后他奋力地睁开那沉甸甸的双眼一道健硕的男子身子陡然间出现在了他那迷糊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游天鸿那强撑着的心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而后嘴角都是掀起了一股微笑那是苦苦死撑后一股子死后逃生般的微笑。

随后这一刻游天鸿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声音连视线都是变得异常模糊起来不过在他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刹那他陡然间见到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午的阳光明媚而美好照耀在那样一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游天鸿仿佛见到了他那慈祥温和的母亲他那处处维护他的姑姑最后又化为那张风晴雪的笑脸。

他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那张美丽的脸但此刻一切都是徒劳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不再有接着他的意识慢慢消失。

一连串的女子的担忧之声在这片空地上响起见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着急地呼喊着一个陌生的青年血天龙这一刻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这几天自己的宝贝女儿总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了。

我们出手教训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然而黄隆对于血天龙倒是有些敬畏但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黄耀天此时竟然敢直接发话道。

但此时他也是知道不能将这事再这么闹下去了这件事还是早点收场得好否则造成两个门派斗争这也绝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他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她却觉得有些内疚她认为若不是他非要血剑带着游天鸿他们加入龙血门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游天鸿奋力地睁开了那沉甸甸的眼皮而后展现在他眼前的则是一间十分豪华的房间猛然间他转过脑袋向着房间内望去在那豪华的桌椅上一道美妙的身影陡然间灌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轻轻动了动身子或许是躺得太久一阵撕裂般的感觉陡然间从他的身体上传荡而来而后一道声音也是自其嘴中缓缓道出。

而后前者的几道拳头就如重石一般接踵而至全都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游天鸿的胸前让其身子顿时间倒飞出数十米的距离。

说着游天鸿直接后边猛撑了一下地面而后身子暴掠而起这一刻他似乎是将全身的力气都积聚在了他的拳头之上而后就出其不意的朝着黄隆的面门迅疾打了过去。

面对着游天鸿这突然而来的举动那黄隆顿时间也是微微有些意外但他好歹也是混迹了江湖好些年对于这些小把戏似乎完全不放在眼里而后只见他身子微微一侧便是很从容地将游天鸿的铁拳给躲了过去。

游天鸿的铁拳顺着他侧身后的面门滑过但刚过去两只手就轰然间搭在了游天鸿的身体上一只手死死地拽住游天鸿的打出的那只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了游天鸿的腰间。

而后伴随着一道巨力本来全身的爆发点都是集中在了拳头上的游天鸿整个身子陡然间像是被某股力量脱了起来而后他的身子就直接在那股巨力之下被猛猛地砸向了地面。

然而砸向地面的瞬间那黄隆似乎对游天鸿这种有些耍赖般的举动相当气愤旋即一脚直接踢中游天鸿的胸口当即游天鸿的身子就是向后擦出了一道数十米的痕迹。

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痛游天鸿此时都是有种要昏厥的迹象但他奋力地咬着嘴唇奋力地保持着大脑的清醒甚至其唇角都是被他咬出了丝丝血迹他也是毫无察觉。

现在我就履行我的承诺废了你的一只手黄隆恶狠狠地说完而后游天鸿有心无力地看见黄隆直接提起了他的右脚就要朝着游天鸿的右手猛地踩去。

本来时打算废掉游天鸿一只手再慢慢取得宝物但是就在黄隆提起脚的刹那一道让其都是骤然间变色的声音陡然间传荡而来而后一道身影便是如鬼魅一般轰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双手猛地探出让得黄隆骤然间也是不敢直接招惹而身子猛然大退。

听见突如其来的动静本来都是准备好受虐了的游天鸿陡然间便是一阵惊喜而后他奋力地睁开那沉甸甸的双眼一道健硕的男子身子陡然间出现在了他那迷糊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游天鸿那强撑着的心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而后嘴角都是掀起了一股微笑那是苦苦死撑后一股子死后逃生般的微笑。

随后这一刻游天鸿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声音连视线都是变得异常模糊起来不过在他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刹那他陡然间见到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午的阳光明媚而美好照耀在那样一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游天鸿仿佛见到了他那慈祥温和的母亲他那处处维护他的姑姑最后又化为那张风晴雪的笑脸。

他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那张美丽的脸但此刻一切都是徒劳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不再有接着他的意识慢慢消失。

一连串的女子的担忧之声在这片空地上响起见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着急地呼喊着一个陌生的青年血天龙这一刻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这几天自己的宝贝女儿总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了。

我们出手教训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然而黄隆对于血天龙倒是有些敬畏但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黄耀天此时竟然敢直接发话道。

但此时他也是知道不能将这事再这么闹下去了这件事还是早点收场得好否则造成两个门派斗争这也绝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他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她却觉得有些内疚她认为若不是他非要血剑带着游天鸿他们加入龙血门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游天鸿奋力地睁开了那沉甸甸的眼皮而后展现在他眼前的则是一间十分豪华的房间猛然间他转过脑袋向着房间内望去在那豪华的桌椅上一道美妙的身影陡然间灌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轻轻动了动身子或许是躺得太久一阵撕裂般的感觉陡然间从他的身体上传荡而来而后一道声音也是自其嘴中缓缓道出。

而后前者的几道拳头就如重石一般接踵而至全都准确无误的落在了游天鸿的胸前让其身子顿时间倒飞出数十米的距离。

说着游天鸿直接后边猛撑了一下地面而后身子暴掠而起这一刻他似乎是将全身的力气都积聚在了他的拳头之上而后就出其不意的朝着黄隆的面门迅疾打了过去。

面对着游天鸿这突然而来的举动那黄隆顿时间也是微微有些意外但他好歹也是混迹了江湖好些年对于这些小把戏似乎完全不放在眼里而后只见他身子微微一侧便是很从容地将游天鸿的铁拳给躲了过去。

游天鸿的铁拳顺着他侧身后的面门滑过但刚过去两只手就轰然间搭在了游天鸿的身体上一只手死死地拽住游天鸿的打出的那只手臂另一只手则是按在了游天鸿的腰间。

而后伴随着一道巨力本来全身的爆发点都是集中在了拳头上的游天鸿整个身子陡然间像是被某股力量脱了起来而后他的身子就直接在那股巨力之下被猛猛地砸向了地面。

然而砸向地面的瞬间那黄隆似乎对游天鸿这种有些耍赖般的举动相当气愤旋即一脚直接踢中游天鸿的胸口当即游天鸿的身子就是向后擦出了一道数十米的痕迹。

感受到胸口处传来的剧痛游天鸿此时都是有种要昏厥的迹象但他奋力地咬着嘴唇奋力地保持着大脑的清醒甚至其唇角都是被他咬出了丝丝血迹他也是毫无察觉。

现在我就履行我的承诺废了你的一只手黄隆恶狠狠地说完而后游天鸿有心无力地看见黄隆直接提起了他的右脚就要朝着游天鸿的右手猛地踩去。

本来时打算废掉游天鸿一只手再慢慢取得宝物但是就在黄隆提起脚的刹那一道让其都是骤然间变色的声音陡然间传荡而来而后一道身影便是如鬼魅一般轰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双手猛地探出让得黄隆骤然间也是不敢直接招惹而身子猛然大退。

听见突如其来的动静本来都是准备好受虐了的游天鸿陡然间便是一阵惊喜而后他奋力地睁开那沉甸甸的双眼一道健硕的男子身子陡然间出现在了他那迷糊的视线之中。

这一刻游天鸿那强撑着的心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而后嘴角都是掀起了一股微笑那是苦苦死撑后一股子死后逃生般的微笑。

随后这一刻游天鸿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声音连视线都是变得异常模糊起来不过在他还有最后一丝意识的刹那他陡然间见到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正午的阳光明媚而美好照耀在那样一张精致美丽的脸上游天鸿仿佛见到了他那慈祥温和的母亲他那处处维护他的姑姑最后又化为那张风晴雪的笑脸。

他想伸出手去抚摸一下那张美丽的脸但此刻一切都是徒劳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不再有接着他的意识慢慢消失。

一连串的女子的担忧之声在这片空地上响起见到自己的女儿竟然这么着急地呼喊着一个陌生的青年血天龙这一刻似乎有些明白了为何这几天自己的宝贝女儿总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了。

我们出手教训一下也是合情合理然而黄隆对于血天龙倒是有些敬畏但那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黄耀天此时竟然敢直接发话道。

但此时他也是知道不能将这事再这么闹下去了这件事还是早点收场得好否则造成两个门派斗争这也绝不是他想要看见的。

他并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此时她却觉得有些内疚她认为若不是他非要血剑带着游天鸿他们加入龙血门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游天鸿奋力地睁开了那沉甸甸的眼皮而后展现在他眼前的则是一间十分豪华的房间猛然间他转过脑袋向着房间内望去在那豪华的桌椅上一道美妙的身影陡然间灌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他轻轻动了动身子或许是躺得太久一阵撕裂般的感觉陡然间从他的身体上传荡而来而后一道声音也是自其嘴中缓缓道出。